八月年华九月花

如意
2021-06-09 / 0 评论 / 245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  接连数日的燥热天气,一下子就冷了下来。翻翻日历,发现已是立秋。夏天就这样挥手作别城市与乡村,每当季节交替,总是莫名伤感。可能与岁数逐年增长有关,抑或我骨子里本是多愁。想想人生何尝不似这四季更迭,春夏秋冬总有轮回,而生老病死却仅有一次。
  
  在夜深人静时回顾,路过的年华和错过的缘分,我用第一人称经历着红尘,定义着人世悲喜。还没来得及好好年轻,已经慢慢老去。悄无声息平添白的发,我甚至过了父母生我养我的年纪。让我黯然伤神的不是即将的离别,而是一种手足无措的寂寥;让我万般惆怅的不是人潮汹涌的烦恼,而是人走茶凉前的喧嚣。
  
  无论多么在乎的人或事,有天也会无所谓得失了。一生中有太多东西抓不牢也握不住,譬如月光,譬如时光。那些年不顾一切轰轰烈烈的爱过伤过,最后的遍体鳞伤叫做成熟。会和一些人因俗世种种生而永别,念及那短暂而愉悦的交错,心轻微的痛,慢慢难过。路还很远,日子还很长,不知谁在我的前方,谁在我的九月。
  
  少年时候做过很多梦,至今没有几个照进现实,但依旧笑傲风雨一路向前,支撑我是依旧是出发的初衷。我不断攀爬,不是为了更高的山峰,而是为了欣赏最美的朝霞。我在泥泞里匍匐,在荆棘中奔跑,在陌生的风景里哼着熟悉的旋律,无需有人聆听;在人群中寻找一份与生俱来的孤独,不必真的懂我。
  
  年少岁月发过很多誓,那些彩虹般美好的承诺,一阵风吹来却像泡沫般破灭。当初的轻狂成了枷锁,禁锢着我的不羁。好在行囊不太沉重,我本可以去到每个地方,品尝不同的美食,欣赏不同的美景。可,我却习惯了停留,泊靠在风平浪静的岸边。那张垂落的帆,还在悼念远方;那只锈透的锚,还在惦记风雨,而我却归于平淡,乐于安逸。
  
  迷雾散去的人生岔路口,深谙命运的罗盘早已预设,谁都没有多么伟大,在浩瀚时空里卑微到不如一只蝼蚁。来之尘,归于土。哪有力量来抵挡时间的巨轮,而它碾过的地方,未必寸草不生,有时我们种下的花,会开出璀璨的梦。一如当年,来到陌生的人间,打眼的尽是完全陌生,尔后慢慢认识了看见的人,听见的话,吃过的饭菜,到过的地方……
  
  残枫qq903302600
  
  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