鲜花插在牛粪上

如意
2021-06-07 / 0 评论 / 295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  刘金是个逃犯,由于逃得仓促,没逃几个地方便身无分文了。他知道警方追得紧,要想逃到安全地带,首先得换掉身上这件作案时穿的惹眼的衣服。算他运气好,这天天刚擦黑,他在街边的垃圾桶一拨拉,竟然让他拨拉出一件别人丢掉的外套,这外套还是新崭崭的呢,一看就是刚买不久的。刘金好不开心,连忙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塞进垃圾桶,穿起新外套,连自己都觉着精神了。


  接下来,刘金准备找地方弄点吃的。他将脖子往衣服里缩了缩,强装镇静,在街上左顾右探寻找机会。走了没多远,刘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他发现后面有个人似乎一直跟着自己,很像是个便衣警察。如果不是警察,至少也是个警惕性很高的人民群众。他一下子慌了神,赶紧使出浑身解数,蝴蝶穿花一般,从这条街道拐到另一条街道,又从另一条街道拐到新一条街道,七拐八拐,把自己也拐了个七荤八素,这才松了一口气,想,管你是便衣警察还是人民群众,我一样把你们甩到爪哇国!


  哪晓得,刘金刚得意地哼着小调,还没有走几步路呢,便发现刚才那人还是影子般跟在身后!刘金瞟瞟那人的身影,看上去瘦不拉叽的,估计不是自己的对手,顿时,他牙一咬,凶性一下子从心里冒上来:今天遇上了难缠的小子,看来不见红不能解决问题!这样一想,他就一个劲朝没人的僻静处钻,三钻两钻,钻进了一条死胡同,他在一个转角藏起来,捡起一块砖头,心想,只要跟踪的这人来了,就给他来一个万朵桃花开。


  说时迟那时快,不过眨眼工夫,那个人如脚底抹了油一般,很快就赶了过来。刘金抡起砖头,正要砸过去,那个人灵巧地一闪,嘴里喊道:“大哥——别!小弟我跟着您,是有事相求!”


  事发突然,刘金一下子愣在原地,再定睛一看,跟踪自己的是个二十郎当的黄毛小青年,这小青年上前拉住刘金的手,讨好地说:“大哥,您,您身上这——这件外套是我的。请您还给我,好不好?”


  刘金一听,马上觉得这外套里可能藏有钱,连忙把外套里里外外一阵搜索,但里面空空如也,连张纸头也找不到。不过,就算没钱刘金也不能把外套给这小青年,虽然他很想摆脱这小子的跟踪,但他背上有一只大蟾蜍的刺青,警方在通缉令上写得明明白白,这时候还了衣服,自己就会光着身子,走出去马上就会是只过街老鼠。于是,他恶声恶气地朝小青年吼道:“我凭什么要把外套还你?我才不管之前是谁的,现在我捡到了,它就是我的!”


  小青年一听就急了,连连哀求:“大哥!我求求您,将这外套还给我,我另外给您三件外套,行不?”


  刘金越听越觉得小青年的话里有内容,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,一个劲地说:“我太喜欢这件外套了,不给,就是不给!”


  小青年急得都要哭了:“大哥啊,有什么条件您快点开出来吧!这外套对您不算回事,对我可是太重要了!”


  刘金这才故作深沉地思索好一阵子,慢腾腾地说:“那我就帮你一回吧。你拿两件外套,再加一千块,我就把外套还给你。”


  小青年知道哀求无用,他苦着个脸,犹豫了半天,最后点头答应了刘金的要求。


  两人约好第二天在中心广场南边小草坪见面,一手交钱,一手换衣服。


  第二天,刘金提前四个小时来到中心广场,四处探看巡视,确信没有警察提前埋伏,等他入套。这样他还不放心,又把四周的地形看了好几个来回,确定了好几套逃跑的线路,这才装作若无其事地在中心广场晃悠。眼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小青年还没来,却来了一位大妈,这位大妈三步并作两步走,大老远就冲着刘金直奔过来,上来就围着刘金连转了三圈,眼睛一直看着他,还不住地点头:“不错,真不错!这衣服你穿着,真的是太合适了!”


  刘金不知大妈什么来头,最初有点紧张,直到大妈一个劲地夸自己,这才轻松下来,脸上露出掩盖不住的笑容来。刘金自小就长得很丑,这么多年除了自己的,从没听到有人夸自己,大妈这一夸,顿觉眼前的大妈万分亲切。


  哪晓得,这位大妈夸完还不算,又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块钱来,一把塞在刘金手里,说:“小伙子,今天我想请你帮个忙,一点小意思,你就收下吧。”刘金到现在还没吃上早饭呢,见了这点小钱比见了娘还亲,赶紧点头,说:“行!大妈,有事您就说话!”


  大妈非常满意地朝刘金点点头,说:“也没啥大的事,过会我带两个人来,跟你见个面。”


  刘金一听,吓了个半死:“大妈,你带谁来?你到底想干啥啊?”大妈连忙说:“你别急嘛!我带来的人可有价值了。你这一等呀,没准就能跟她对上眼,让你平白捡个媳妇!你说划不划算?”


  刘金还是不放心,待要再问,大妈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小伙子,好事啊!你乖乖地等着,我马上就来!”说完,眉开眼笑地走了。刘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,心里有些不放心,想想约好的小年轻快来了,干脆再等等,拿了他送来的钱和外衣就开溜。


  没想到,先来的还是那位大妈。只见她左手拉着一个染着一头绿色头发的姑娘,右手拉着一个黄毛小伙子,急匆匆往这边赶,那黄头发小伙子,正是昨天谈好交易的那个小青年!


  小青年眼尖,一眼就看见了刘金,急得直喊:“妈!你不是说衣服帮我要回来了吗?你不是说这个乞丐被你赶走了吗?你拉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


  染着绿发的姑娘一见刘金,顿时杏眼圆睁,冲小青年喊道:“你不是人!你竟然把情侣衫送给乞丐穿,还骗我说不小心弄丢了,我就知道你不爱我,不肯穿这衣服!我们现在没话说了。想追我?没门!”说完转身要跑,哪知大妈一把拉着她,不肯松手,一边还笑嘻嘻地说:“哟,姑娘,谁不是人啊?你别慌着走呀!我还没说话呢!”刘金在一旁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他看了姑娘一眼,发现姑娘身上穿着一件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,估计这就是现在正流行的情侣衫吧。这大妈也真是的,儿子和女朋友穿件情侣衫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嘛。


  大妈一把将姑娘拉到刘金身边,又把小青年拉过来和刘金站在一起,对姑娘说:“坏丫头,你给我看好了!这个是我儿子,一表人才,帅着呢,他可不是牛粪!”说着,又指指刘金,“你要找的牛粪是这个样子的!你这朵鲜花如果想插在牛粪上,你就尽管插吧,我看你们呀,真是天生的一对——活宝!”


这时,周围围过来好多人,听了大妈的话,顿时哄堂大笑,好多人对着刘金和姑后背点点戳戳的,都是笑得直不起腰来。刘金一头雾水,看看姑娘那件外套,背后画了朵鲜艳的花朵,他见别人都指着自己骂“牛屎”,一时气昏了头,顾不得多想,连忙脱掉身上的外套,翻过来一看:天啦,这件衣服背后,竟然画了一大堆牛粪!现在和姑娘穿着这套情侣衫并肩一站,从背后看正好是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”……


  刘金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堆牛粪,马上就气坏了,正要朝大妈发作,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光着膀子,露出了后背,只怕早有人看见后背上的蟾蜍刺青。他连忙穿好外套,正要钻出人群开溜,突然被人拦下了,抬头一看,两名警察威严地站在自己面前……


  原来,小青年和姑娘都是学美术的大学生,小青年正追那姑娘呢,说自己愿意为她做一切。姑娘见今年流行情侣装,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买来两件,在自己的情侣衫上画了朵鲜花,又在小青年的情侣衫背后画了堆牛粪,并告诉他,如果他陪自己穿一周这情侣装,自己就答应做他女朋友。小青年乐滋滋地把情侣衫穿回家,妈见了,火冒三丈,等小青年晚上脱下衣服洗澡,她马上将衣服给扔到街上的垃圾桶里。小青年一看急了,悄悄溜出门,正想捡回情侣衫,不想被刘金抢了先。为了拿回情侣衫,小青年被刘金狠狠敲了一笔,回家撒了个谎向要钱,没想到三两下就被妈识破了,问出根由后,大妈心想,一个臭乞丐还敢欺负我儿子,于是答应第二天自己一分钱不花,亲自去要回衣服。第二天大妈见了刘金,不由得哈哈大笑,她想趁机教训一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,便先笼络好刘金,然后带着儿子和那个女孩子赶了过来……


  警察带着刘金走了,围观的人群却一直不肯散去。他们想知道,在鲜花和牛粪的故事后面,还有什么故事会精彩上演。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