铭记

如意
2021-06-01 / 0 评论 / 167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  有一位老太太,儿子长年在北京工作。儿子得知老太太病危,急忙往回赶。其实老太太已经没有生命指望了,我们为了等她儿子,就让呼吸机一直吹着,液体慢慢地滴着。儿子来了以后,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在抢救室哭得死去活来,恨自己没有回报过母亲,而母亲就这样走了。他扇自己的脸,号啕大哭。
  我默默地撤掉输液管,拔除插管,关掉呼吸机,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心痛。
  我很容易受人情绪感染,虽然已经工作很多年,遇到这种情景,我总会哭得一塌糊涂。
  为患者擦拭完胶布痕迹,我出去打了半盆温水,把纱布递到男子的手里,说:“给妈洗洗脚吧,不要哭,认真洗。”男子像一个小孩,点头说:“哦。”然后任泪水在脸上流,细细地,细细地为母亲擦洗。
  护理书上没有教过我这些,但我知道,这个男子一生都会记着他为母亲洗过脚。

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