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武大案

如意
2021-05-31 / 0 评论 / 293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
洪武年间发生了一件奇案。历年来,到了科举之时,各州府举荐的部分科班考生连续离奇失踪。今年亦是如此,‘寻人的奏章摆在了督察院御史曹卜卿的案桌上。此事非同小可,莘莘学子是国之栋梁,这样下去岂不断了华夏命脉?科举之日又迫在眉睫,如不及时处理,当朝圣上怪罪下来,谁能担当得起?


朱元璋生性多疑,要是办事不力就会丢掉性命。曹卜卿思忖再三,觉得此事不宜声张,还是先到民间作了调查再说。



曹卜卿扮成秀才,他的贴身侍卫魏虎扮成仆人。经多方打听,终于有了眉目:凡是进京赶考的考生都要到一个地方,人称西番圣地。那里有一家客栈叫中元店,近几年来声名鹊起,不光它的名字吉利,主要是住店的考生上皇榜的几率高得出奇。


中元店客栈坐落在荒漠边缘,店里总共有三个人,老板娘是个漂亮的寡妇,一身黑色衣裙,做事麻利。跑堂的店小二是个侏儒,高如顽童,另一个伙计是个驼背老头,不但忙活后厨还要饲养拴在后院的许多毛驴,这些毛驴都是为考生赶路准备的。相传老板娘做的一手香味独特的烧饼,只要吃了这种烧饼考生就能如愿登上皇榜。


曹卜卿和魏虎千里迢迢来到了中元店。侏儒把他们领到第七间客房,里面摆设特别简陋,东面墙壁上凿有一个神龛,里面供着一颗熠熠生辉的顺风珠。曹卜卿心想:顺风珠乃是东洋之物,实属难得的吉祥宝贝,放在屋内有着镇惊辟邪之功效。怪不得考生不辞劳苦来到这个偏远的地方,为的是沾上顺风珠的一丝灵气。


曹卜卿和魏虎刚想洗漱一番,老板娘带着一位陕西的考生来换房间。这位考生肥头大耳,脾气还特犟,不管怎么说他非要这间不可,说这间客房的数字吉利,有七上八下的意思。老板娘拗不过大胖子,只好给曹卜卿赔笑脸:“这位客官,您就和他换一下吧,反正每个房间都是一样的。”曹卜卿也不想招惹是非,就同意了。


到了晚上,曹卜卿和魏虎分头行动。不多时,曹卜卿看见老板娘拿着一个簸箕来到后院,钻进一间偏房。他悄悄地尾随过去,就在这时,一条大狗“汪汪”叫着扑过来,要不是有绳索拴着差一点就咬着了曹卜卿,吓得他急忙躲到一旁的柴房里。


老板娘走出房门向四周张望一下,对大狗呵斥:“没事瞎叫什么,再乱叫看我不打死你!”


她说完进屋关上房门,点燃了一支蜡烛,她的影子清晰地印在窗户纸上。


曹卜卿不敢靠前,只能透过窗户纸往里看。老板娘撩起炕上的被褥,从一个盒子里掏出一个小人和一头牛。她口中念念有词,小人居然立身起来,给牛套上犁在炕上耕起地来,接着还播种小麦。曹卜卿透过窗纸看得目瞪口呆,麦苗拔节似的生长,老板娘随着麦苗的长势唱起了歌谣: “三月青、四月黄、五月收麦忙,收完庄稼打完场,磨出面来烙干粮……”


不一会工夫,小人收完了庄稼打完麦场,还用石磨磨出了面粉。到了三更天,老板娘用这些面粉烙出了一簸箕的烧饼。老板娘端着烧饼挨房间敲门给客人送去,嘴里还唱道: “小口品,大口香,一个烧饼顶一筐,秀才上路充饥荒,预祝都顺当,争取做个状元郎。”



曹卜卿为了不引起老板怀疑,快速回到客房。不一会,老板娘就来了,曹卜卿佯装刚醒,起来开门,她唱着歌谣塞给他一块烧饼,笑嘻嘻地说:“趁热吃才有滋味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
老板娘走后,曹卜卿拿着烧饼借着烛光仔细端详,没什么异样,只是上面的芝麻粒小了些。烧饼散发出的香味特别馋人,曹卜卿忍不住闻了闻。


这时候魏虎闯了进来,阻拦道:“曹大人,烧饼不能吃,吃了会变成驴!”曹卜卿大惊失色:“我只是闻闻没想吃,你看到什么了?”魏虎咽着唾沫惊恐万状地说: “我见驼背老头在暗处盯着我们,就故意走出客栈,把他引了出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甩掉。当我回来爬上了屋顶时,正好看到老板娘给胖子送烧饼,胖子刚洗完澡,腰间只围了条白布。老板娘走后,我便贴着屋檐来了个倒挂金钩,只听到胖子说了声‘烧饼好吃’后,马上传出了‘嗷嗷’的驴叫声。”


曹卜卿恍然大悟:“是啊,刚才我也听到了驴的叫声,还以为是后院的驴呢。”魏虎接着说道:“我刚想进胖子的房间探个虚实,突然发现有个人影上了屋顶。我急忙抽身躲开。等我回来,就见到侏儒从胖子的房间里牵着一头驴出来,那驴背上驮着行李,腰间围着条白布。胖子准是吃了烧饼变成驴了。”


曹卜卿深吸了口气说:“老板娘一定会什么邪术,几个时辰就让小人种出麦子磨出面粉,而且还烙出了烧饼,这烧饼绝对有问题。”



曹卜卿和魏虎来到后院,那头肥驴还在,腰间围着条白布,非常显眼。他们跟驼背老头买下了这头肥驴。走出中元店,曹卜卿拍拍驴的背,说道:“胖子,今天让爷先一 一会,改天就会让你变回人,委屈你了。”驴听了“嗷嗷”叫了几声。


曹卜卿骑着驴来到地方官府西凉衙门,让官兵包围了中元店,并把老板娘和店小二抓了回来。


大堂之上,老板娘毫无畏惧,不但不下跪反而振振有词: “请问大人民妇所犯何罪?”曹卜卿一拍惊堂木,威风凛凛地说: “大胆刁妇,你使妖术让小人种庄稼,还用这些面粉烙出烧饼,这些我都看得一清二楚!”


老板娘一阵冷笑,说道: “真是天大的笑话,天底下竞有这样的事?不知大人有何凭据?”曹卜卿让人把从店里搜出来的小人和牛呈上来。


老板娘看了嘿嘿一笑,鄙夷地说: “难道大人对泥玩偶也感兴趣?这是民女无事玩耍的玩意儿,只要上好弦,它们就会自动在炕上走,家家户户哄孩子都用这个。”一旁的地方官也点头示意确有此事。曹卜卿闹了个大红脸,恼怒地说: “可是我亲眼看到,小人在炕上种出麦子,这作何解释?”


老板娘忍不住笑着说: “哎哟,这位大老爷,不是我说您见识少,玩皮影种麦子是这里的地方戏,不信大人可以问问。”地方官如实禀报,老板娘所说的一切属实。曹卜卿脸上更挂不住了,从怀中掏出烧饼严厉地说: “你可认得此物?”老板娘心直口快地说:“这是民妇做的烧饼,不用拿出来就能闻到它的香味。”


曹卜卿问道:“为什么你做的烧饼竟有如此香味?”老板娘说:“我做烧饼有一个独特秘方,在和面时,添加一种叫香蒿的植物种子,这种植物只生长在本土。它的种子看上去就像黑芝麻,只不过小了点,所以用它做出的烧饼才有奇香。”


  • 0

    评论 (0)

   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