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州薛阳

如意
2021-05-26 / 0 评论 / 159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  旧时在徐州地界,有个人叫薛阳。薛阳家里很有钱,不愁吃喝。不过他整天郁闷愁苦,生在乱世,命都朝不保夕,有钱又有什么用呢?


  愁苦之余,他苦读《易经》,想从中找出点儿东西来。这一读就是十年。


  也许是天生慧根,也许是命运巧合,薛阳真的从易经中学到了真东西,他发现根据面相可以某个人的去世时间和地点。他偷偷给身边人了几次,百发百中。


 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,他发现拥有这种能力后,自然而然,哆哆嗦嗦地拿起了铜镜,研究起自己的面相来。


  这一看不打紧,他大叫一声,扔了铜镜。他发现自己印堂发黑,眼睛透红,命不久矣。根据新学到的本领判断,三个月后,自己将在一座深山中被人用利器砍死!


  薛阳心里如同一团乱麻,自己现在还不到三十岁,因为喜欢易经,至今还没有成婚。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这样了结吗?他还有父母,如果父母知道自己即将丧命,白发人送黑发人,他们会是多么悲痛?


  但人命在天,人力是不能改变的。想了足足三天之后,薛阳冷静下来。他将家里的事情安顿好,十分平静地对父母说要远行求学,多则五载,少则三年,希望这段时间父母要保重身体。


  说完话他恭恭敬敬地给二老磕了头,泪水只能在心里默默流淌。


  薛阳父母自然舍不得儿子远行,但儿子已经长大,有了自己的主意和生活方式,因此没有过多阻拦,只是嘱咐他路上要小心。


  薛阳从家里出来,在门外偷偷又给父母磕了头,这才流着泪走了。


  薛阳心里早有盘算,虽然自己的命不长了,但他还想跟老天赌一次气,卦中不是说他要死在山中吗?西边有山,东边有水,他偏偏走水路,向东跨过一条河,然后直奔海边,到底看看老天让他怎么死?


  来到河边上,他看到成群结队的难民在等待渡河。河上只有一艘摆渡,要价奇高,许多难民实在付不起钱,反正河面不宽,就直接跳下水游过去。此时正是深秋,河水冰冷刺骨。


  薛阳看着实在不忍心,他身上装着几千两银子,本来想去四处游荡潇洒的,自己反正命不长了,如果把这些银子捐出去,搭一座浮桥,岂不是造福苍生?


  他想到这里,就去附近的庙宇,和庙里方丈商讨此事。


  方丈早有此意,苦于没钱。有了这几千两纹银的支撑,浮桥很快搭建起来。


  薛阳无处可去,也就在庙宇中住下来。他看着庙宇周围,并没有深山密林,且看苍天怎样安排吧。他默默地想。


  距离死期还有两天的时候,庙宇忽然来了一伙强盗,他们气势汹汹地将薛阳捆绑起来,横在高头大马上面,直奔西边的深山而去。


  薛阳长叹一声,看来人真的改变不了命运啊。


  原来,这伙人是西边大山深处的一伙山贼,那河中的摆渡就是他们赚钱的生意。薛阳建起浮桥,岂不是坏了他们生意?因此才绑他进山,准备杀头解恨。


  到了山上,因薛阳心中早有必死之心,因此表现十分从容。那个山贼头目看了,心里暗生佩服。山贼头目有一个女儿,年方二八,美貌如花,他知道自己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,不想让女儿葬送在这里。见眼前的人从容赴死,必是奇男子。


  山贼头目就安排自己的女儿救下薛阳,让她陪伴此人一生,必是一个好的依靠。


  薛阳和女孩儿跑回家,此时已经过了薛阳命中大劫的时间。他拿起镜子一照,自己发黑的印堂竟然锃亮有光,嘴角还生出两道浅浅的细纹,他知道,那叫积善纹,是做了大善之事后才生出的纹路。


  薛阳放下铜镜,激动不已。


  原来命运可以改变,而且就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
  人行善,福随之至,祸已远离;人行恶,祸随之至,福已远离。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