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慨家乡沉沦

如意
2021-05-26 / 0 评论 / 110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播客录播助手


  昨天看了一首苏轼的诗《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之外马上赋诗一篇寄之》,看到郑州不由使我想起当时的开封。不知道苏轼所提的郑州是不是今天的郑州,即便是今天的郑州,那在当时也是一个明不见经传的城市,想来和大宋都市规模有天壤之别。但是今天开封仅比一个小镇大而已,也许一千多年前的近期是看不到了。
  
  其实在历史的车轮下沉落的城市不止是开封,两千多年前的咸阳震撼了整个,如今也成为大城市的卫星城。一座城市的兴衰可能不是几个人所能决定的,有他的历史必然性。不过我个人觉得也有人为因素,如果人才倾向于老城市,那么此城仍有兴盛的希望,如果人心背离,城市的衰败指日可待,毕竟人是城市的主人,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城市。那么自己的主子是自己的思想,什么样的思想就决定了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,如果自己的思想安于享乐,自己能奋起直追有些痴人说梦。当时的世界庞然大物开封随着宋南迁而迅速衰落,从那时开封一蹶不振,虽然后面几个朝代都有开封府,但和开封有个包青天的开封相比只能说不可同日而语。一个人的兴衰没有城市兴衰那样复杂,但要比城市变化得迅速,有人一夜成名,有人毁于一时。所以不管世界如何变化,自己都要坚定信心。
  
  天气阴晴可增减衣服,世间变幻不可加减自己的信心指数,一个人的信念不变就始终是一个人,如果思想好变,自己的信念左右摇摆。变来变去,很快周围的人们在做决定的时候就不会找“善变”者商议,更不要说邀其参与了。不要说别人对自己没有信心,天长日久,自己也会忘记当初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。如果在自己短短的一生中不在羞耻中逝去,就不要让一个个宏伟的信念夭折于自己的摇摆不定之中。
  
  一千多年前的开封如今深埋地下,我想随着科技的发展,地下的几座开封城终有重见天日的一天,可是如果自己有朝一日深埋地下,自己的名字能在天下活多久呢。
  
  

0

评论 (0)

取消